短短的陪伴

今年初當我首次遇見夏茜時,她已從急切治療病房(ICU)轉至心臓監察病房(telemetry unit)近二星期。夏茜四十八歲,起初是因爲肺栓塞(肺部血塊)入院,及後的疹斷証實她患上肺癌,而且癌細胞已擴散至腦部及其他器官,這突如其來的消息帶給夏茜和家人一個很大的衝擊,把他們的生活一切都弄亂了。

夏茜積極地與癌抗爭,曾接受化療及一些強烈性的治療方法去控制病情,可惜不成功。夏茜的身體日漸變壞,體重下降,疲憊和虛弱,甚至一些日常活動如起床、步行和進出浴室也需要別人幫助才能完成。

這惡劣的情況沒有改變夏茜和丈夫錢先生對神的信心,他們公開對醫護人員表明他倆是基督徒,倚靠著神的力量幫助他們渡過每一天,在夏茜的病房裡,常放著一本聖經。

漸漸地,夏茜和丈夫接受了醫生後期疹斷報告的結果,明白到治癒的機會已不大,他們同意轉往接受舒適䕶理(Comfort Care)服務,在此時,緊緊弦繫著夏茜的心的是她兩名十歲和十二歲的孩子,她擔心一旦自己離世後,他倆的生活不知怎麼樣。

某一天,我被分配成為照顧夏茜的䕶士,在清晨時分,因為發現夏茜有中風的跡象,她被安排接受電腦斷層掃描檢查,在掃描房間,我感覺到在旁的錢先生很擔憂,於是我向他解釋掃描的過程,希望藉此可以減輕他憂慮。

中風後,夏茜的語言和活動能力減退了,這使她更需要依靠醫護人員的幫助。當我照顧她時,我用國語與他們溝通,以便建立一種親切的感覺,我告訴他們我也是一位基督徒,我明白他們的憂慮,願意聆聽他們的感受,我鼓勵他們繼續向主懇求,把心中的傷痛、難受、擔憂和對前景的恐懼一一傾吐給主,要相信主必垂聽,在主懷裡,他們可得到平靜;我也提議我可和他們為夏茜身體的不適一起禱告,夏茜接受我的請求,並多謝我在靈裡給他們的支持。

在夏茜住院期間,錢先生每天都陪伴著她,我和醫院的同事都察覺到錢先生常擔當作夏茜的發言人,他經常向醫生提問及了解夏茜的情況,與朋友討論太太的進展,和在情感上給予太太的支持。錢先生向來表現堅強,很少讓别人看到他脆弱的一面,但在夏茜中風那個早上,我可以看出錢先生顯然心慌意亂,他問我夏茜在世上還剩下多少時間,我確認他的感受,亦表達出自己的憂心,好讓他能抒發心中的不安,我對他說:我明白這艱難的時刻實在不容易面對,儘管沒有人能知曉夏茜可以與我們一起有多久,但是神奇異的愛將會伴隨和幫助他們渡過此難關,他們要找緊對主耶穌堅定不移的信念和愛;說罷,我問他需不需要找院牧幫忙,此時錢先生的情緒有點激動,像快要哭了,因此我鼓勵他不如先行開一會,讓自己休息一下,若果情況有變化,我會立刻通知他,錢先生於是離開了病房大約一小時才回來。

錢先生離去後不久,夏茜清醒了,她看來很擔心,忐忑不安的樣子。此時,夏茜的呼吸雖然比正常急,但可以緩慢地說話,為了緩和她的擔憂和使她能舒服一點,我通知醫生小組為夏茜的情況作一個評估,很快便有二位女醫生來臨,其中一位是會說國語的李醫生,她坐在夏茜的床邊,一手握著她的手,另一手則拿起病房中的聖經,以溫柔的語氣與聲音問夏茜喜愛那些經文,然後她把它們讀出,李醫生還建議讓她讀一節她喜愛的經文給夏茜聽,經文記載在哥林多前書。夏茜聽完李醫生頌讀眾經文後,心裡平靜了許多,呼吸也暢順了,之前的憂慮不見了,很快便再睡著了。

看見一位醫生向病人公開頌讀聖經的情境使我很感動,這幾節經文為夏茜帶來莫大的安慰,在沒有藥物能夠治療或阻止病情惡化的情況下,醫護人員對病人的醫治卻可在愛心、關心及分享的關係中提升至另一個境界。我們主耶穌的愛和他的話語顯示出他才是最偉大的醫治者。 他給我們恒久真實的平安

數天後,夏茜安詳地過世了,如今她已在主的懷裡。

張玉儀

角聲癌友關懷義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