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病關懷的背後

世間上有兩種人, 一種是幫人的人, 另一種是被人幫的人, 幫人的人隨時有機會會變成被人幫的人, 而被人幫的人有時亦會變成幫人的人。 世事的發生沒有一定的公式和軌跡, 聖經上說, 施比受更有福, 照道理人人都想做幫人的人, 沒有人想做被人幫的人而事實上在一個不公義的社會裏面故意要別人幫忙的人並不少見。  總言之, 施與受的關係錯綜複雜很難劃清一條界線。 我們所擁有的一切, 都是從神而來的, 明顯地是要神先施給我們, 我們才可以施出去。 簡單些來說, 我們活著, 就是要去為神工作而已!

我是一個站在施與受中間卅六年, 都沒法確定自己是屬於施還是屬於受的一個人。 一九八一年五月, 神賜給我一個轄眼的兒子, 從幼兒園到研究院, 我都陪伴著他成長, 中間經過的歷程, 有喜樂亦有哀傷。 在眾人的眼中, 我為兒子的付出和犧牲很大, 應該算是施的那一位, 然而因為要時常車他去教堂, 久而久之, 我自己也成為了一個蒙福的基督徒, 試問, 這又算不算是受呢? 其後教會又給了我很多不同的事奉岡位, 這又算不算是受呢? 其實我真正想要說的就是人不必去計較那麼多, 只要拿著神賜給我們的所有盡量去分發給有需要的人, 我們的所有就非但不會減少, 反而會增加, 如何去解釋這一點呢? 恐怕就只有依照此辦法去行事的人, 才會說得出那個甘甜的答案

蒙神的恩賜, 我的兒子在2016年年底, 找到一份適合他做的工作, 就是為上了毒癮, 酒癮。 煙癮和賭癮的人作精神輔導, 我懷着沉重依依不捨的心情, 把他送到拉斯维加斯去上班, 生離與死別的痛苦, 熟輕熟重, 一時難以計算得出來。 把事情弄好後, 我回到沙加緬度的家裏, 每天都在思潮起伏, 無奈仔大不終留。 神的安排十分奇妙, 剩下來的空虛, 幸好有角聲為我去填補。  在本年四月我自動請纓, 去參加角聲癌友關懷事工, 經過接受訓練之後, 現在我已經正式成為他們的義工, 開心的情懷  非我謙卑之心所能掩蓋, 坦白說 我一生中幫過不少人, 當然其中亦包括有重病的人在內, 滿以為關懷探訪病人, 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 誰知在一個模擬探訪的測驗中, 我失敗到無地自容, 竟然把所學的完全忘掉了, 走回老路, 用自以為是的方法去處理  可見義工亦有兩種, 一種叫做專業的義工, 另一種叫做失敗的義工或者叫做不聽話的義工。 這個事工的前路的確十分艱巨, 我自己要改善的地方亦實在太多, 未知讀者諸君們, 你有沒有興趣與我一起去, 接受一個樂於助人的挑戰呢我在角聲等候着你不管你的恩賜是在施或是在受我們同樣歡迎你

   關雄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