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令她的生命更堅強

對很多人來,癌症,意味著痛苦、絕望,生命進入了倒數方程式。然而,有這一位姊妹,在與 癌症抗爭的歷程中,緊緊依靠神、相信神,積極治療。儘管醫生曾將她轉入臨終服務,她也暫停 了常規治療,在生命一度進入彌留之際,神蹟悄然出現,她口中的癌細胞腫瘤逐漸消退,不到一 年的時間就已經基本恢復了正常的生活。她用生命的見證展現出了神的醫治和對永生的盼望。

一、艱難的求醫之路

她叫Ruby,曾在加州大學總校長期從事財務 工作。Ruby有一個幸福的家庭,有一個愛她的 丈夫和兩個兒子,生活快樂而充實。

然而,不幸卻悄悄降臨到了Ruby的身 上。201210月,Ruby被檢查出口中患有急性 腫瘤,並於同年11月在三藩市加大(UCSF)醫 院進行了一次大手術,切除了腫瘤,但爲了防 止癌細胞擴散,醫生還同時切除了她的頸部淋 巴。更爲殘酷的是,她的下顎骨全部被拿走, 衹是從左腳拿出部分骨頭接上,但受此影響, 她的腳趾發生了變形,還在她病重的時候影響 了正常的行走能力。

爲防止癌細胞的擴散,事隔一個月後,Ruby 又連續進行了30次的電療。另外,下顎用於固 定接入骨頭的鐵片由於沒有進行嚴格的消毒而 出現污染,手術創傷的位置受到感染而發炎, 她在此後的大半年時間裏又不得不前後數次住 院,最後通過手術取出了整塊鐵片。爲對臉部 進行修復,在那段時間當中,Ruby還接受了其 它的一些整形手術。

然而,時隔不到一年,Ruby的口腔癌再次復 發,醫生建議她進行第二次大手術,需要從右 脚再次取出骨頭來修補下顎,但手術成功率 最高衹有40%。這一次,Ruby沒有接受手術方 案,而是選擇回去香港尋求更好的治療方案, 也到過廣東番禺祈福醫院,但當地的醫生表 示,面對這個病例,他們沒有治愈的信心。

由於嘴部和下顎的出血情況愈發嚴重,爲了 避免因此而被拒絕登機,Ruby迅速回到美國, 並於20142月前往史丹福大學醫療中心接受 了持續大約4個月的化療。通過史丹福的醫生 推薦,Ruby7月初也曾前往西雅圖一所醫院 進行臨床試驗。但種種治療不僅沒有給她的病 情帶來好轉,口中腫瘤日益增大,流血情況更 是愈發嚴重,Ruby的情況相當不好。

二、神的帶領

Ruby生性樂觀,在第一次手術前,她相信醫 生,認爲身體在手術後可以順利恢復。她表 示,完全沒有意識到情況會惡化到如此地步, 以至於讓自己和家人陷入到極度痛苦當中。

長期而多次的住院治療、越發虛弱和疲倦的 身體、無法正常進食和説話的痛苦,這一切都讓Ruby感到巨大的壓力。長時間的化療,衹能 延長她的生命,而不能徹底治愈她。面對死神 的召喚,儘管沒有放棄對生命的追求,兩個兒 子對現實的難以接受以及丈夫對神的埋怨,也 讓Ruby精神壓力巨大,甚至感受不到神的愛。

但Ruby始終沒有埋怨神,而是祈求神給予她 力量,去面對種種困難。爲此,她每天都在祈 禱,將神當做朋友一般去傾訴。她不要求神的 醫治,也不要求神給予更多,她相信,神有 的計劃和安排。

Ruby,有神的帶領,路要自己走,而別人 是無法分擔身體上的痛苦。她每天都要聽詩 歌,每次進入手術室也都會唱詩歌,提醒自己 神的應許。

三、永生的盼望

癌友關懷義工 Janice 20145月第二次對 Ruby 進行探訪時,她剛出院。然而,Ruby的腫瘤在不停地流血,而且已經非常大,連下巴和 部分嘴唇也被侵蝕了,甚至從下巴的大洞中可 以清晰地看到牙骨,之前種下的牙柱也一根根 地往下掉。       Ruby的進食也相當困難,放進口 腔的食物會從下巴的大洞中漏出來,甚至在相 當長的一段時間内連説話都顯得力不從心。

處於人生最低谷的Ruby Janice提出了一個 問題:“以我如此的狀況,存在的價值到底是 什麽?我什麽都做不到,不能行走,進食又有 問題,除了是家人的一個負纍之外,我不知道 存在還有什麽意義?Janice 勸説她從神的 角度去看自己的狀況,而不是從自己的角度去 看。但Ruby覺得自己做不到,很亂、很無奈, 完全感受不到艱難時刻神說的平安和喜樂。更 無法從神的角度去看當時的處境。

直到此後一次驚心動魄的搶救過後,醫生表 示無能爲力,並將Ruby轉入臨終服務,此時的 Ruby才真正釋然,欣然接受,一點恐懼都沒 有,心理負擔逐漸放下了。在Janice帶著神啓 示蔡蘇娟祈禱她嫂子能看到天堂榮美的文章去 分享給Ruby之後,Ruby領悟道:啊!我成爲 基督徒多年,終于明白何爲盼望了。

談到那次的搶救,Ruby描述:”那一刻, 我的靈魂離開了身體,看到很多人圍在我的 身邊,丈夫很傷心地哭泣,醫生則在盡全力急 救。

20147月,醫院爲Ruby在家裏安排了臨終服務設施。Ruby表示,病床和各種儀器讓人心裏很不舒服,但她的内心卻很平靜,不以爲意,到臨終服務護士來探訪時,才曉 得醫院不會再做任何積極的治療,臨終服務衹會最低限度地爲她止痛、止嘔, 以維持生命,讓她在死亡來臨前盡量地 舒服和輕鬆一些。 

在正常人看來,這樣的情況是讓人 望的。但Ruby:“自從經歷過 上次在醫院的急救,我對死亡不再懼 怕,反而有了一種盼望,死亡就是一種解, 可以見到天父、爸媽、姐夫等我所愛的人。我 真的很盼望那一刻的來臨!”她也特別珍惜與 家人在一起的時間,不再覺得自己是一種負 擔。爲此,她還積極安排了身後事,自己的衣 服也派發給了教會的姊妹。

也許是那份積極 樂觀和堅持感動了神,Ruby的腫瘤在臨終服務開始後不久就開始收縮,而且每天都有可喜的進展。而在2014 9月,隨著精神狀態的好轉,臨終服務機構甚 至自動提出取消服務。

而在臨終服務期間,Ruby仍然循例見史丹福 的醫生,主要是監控身體狀況,意義並不是很大。對於Ruby的腫瘤變化,醫生開始時不以爲 然。然而,當腫瘤進一步縮小之後,醫生感到 十分吃驚,因爲行醫這麽多年,他還是第一次見到腫瘤在沒有治療的情況下自動縮小,認爲 是臨床試驗幫助了Ruby,於是建議Ruby繼續做 臨床試驗。

Ruby堅信,是神醫治了她,而不是其它,並 一度顯得很抗拒再做臨床試驗。Ruby:”如果祂能讓腫瘤如此縮小,就讓祂繼續醫治我 吧。

兩周後,Ruby向神祈禱,聽到神說,我是 可以藉著臨床試驗醫治你的,你不妨試試。 她回憶說,那聲音很清晰,便想到,神若要醫 治,可藉任何方法去醫治,於是答應了醫生的提議,著手準備第二次臨床試驗。

當丈夫聯絡西雅圖的醫院時,才發現兩次治 療之間的時間間隔不能超過12個星期,否則就當是自動棄權。Ruby說,丈夫再次聯絡這家醫 院時,有11個星期的間隔,安排見到醫生時, 剛好在12個星期的期限内。而西雅圖的臨床試驗原本不接受已經進入臨終服務的病人,這家醫院竟然沒有收到Ruby已經進入臨終服務的通知。另外,她的血液檢測也意外地取得合格。 於是,Ruby順利地獲得繼續做臨床試驗的機會。

Ruby表示,第一次去西雅圖的經歷其實很痛苦,對於再次前去,内心很掙扎。但她很安 然,將自己交到了神的手中。神一直在掌權, 也讓她走在神的道上。對於良好的恢復和種種巧合,Ruby確信,一切都是神的旨意!

、神的大能彰顯

Ruby表示,一路走來,她感受到的是神的 大能,神的同在、供應、保守和看顧。現 在,Ruby已經可以重新獨立行走、説話、將營 養品通過連接胃部的管道完成進食,讓她繼續 擁有豐盛的生命。身體逐步恢復的Ruby現在已 經可以自駕車去參加查經班,重新擁有了豐富的教會生活。

對於整形醫生一度表示無法修復的下巴,也 讓人難以置信地沒有經醫生手術而恢復完整 了。Ruby對此看得很淡然。她說,神給了我什麽樣容貌並不重要。人生的價值也不在於容貌,而是能爲神做到什麽樣的事情。

Ruby非常感恩,她總念叨,除了丈夫和兩個 兒子的不離不棄,姐姐在她患病時的長期照顧和愛護也是非常重要的。此外,她所在教會的幾位姊妹總能每周定時探訪和關顧,以及Janice對她的關懷,都讓她深受感動。她說,這是主耶穌傳遞出的無私的愛,並希望傳遞給自己的家人和社會上有需要幫助的人。

這是一個無微不至的主,給予了比Ruby所求 更多的東西,讓她戰勝了死亡的恐懼,重新過上正常人的生活。她表示,憑信心與神同行,靠著他的力量和恩典,任何艱難都可以渡 過,而這一切的榮耀都要歸于我們的天父,我們的神!


編者:2016 年9月醫生宣佈Ruby臨床試驗完畢,因為他們再見不到Ruby身體有癌細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