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臨到「田德隆區」(San Francisco Tenderloin District)

2010 年我和丈夫移民到美國。神安排我接受長者就業訓練。獲派到田德隆區當活動聯系員。即負責一些活動如唱歌、生日會等的聯誼。工作很適合我,真是想不到得這神預備的工作,遠超過我所想所求。後來神更安排我住在田德隆區。

在朋友美寶介紹下我接受了角聲癌友關懷訓練,成為義工。我就開始在田德隆區關懷服侍癌友。以下是我這幾年一些癌友關懷的經歷。

一羹湯水

我初見他時,他靜靜的躺在療養院的床上。當我問候他的時候,他虛弱地說「等死!」。他是個末期癌病人。單身一人在美國。我問他知否死了會到那裡?「你知道有一位叫耶穌的愛你嗎?」他讓我解釋如何信耶穌。他表示願意跟隨耶穌,信靠祂。從那刻開始他知道不再是一個人孤孤單單,他知道耶穌會陪著他。我們一同聽福音粵曲記念耶穌的愛:「主懷安息! 永享寧靜! 天家中永享安息」。

我帶了木瓜湯給他喝,希望他能嘗嘗有家人的滋味。初時他不喝,因胃已被割掉。我對他說:你已信了耶穌,在主裡我們是一家人。我們也是鄰居,以前你住田德隆區,我也是住這區。他開心的喝了兩口。

他願意接受洗禮,表示真心的信耶穌。三藩市播道會的麥耀民牧師為他洗禮,麥師母和我觀禮。我對他說:「在神的家裡我們有很多人,所以你不孤單。當你回天家之日,我和牧師會來送別你,祝福你。

兩天後主耶穌接他回天家。我和牧師來到病房,為他作安息禮拜。

我媽媽不想見人

那天我在田德隆區老人公寓辦公室。一位女仕進來要求為她媽媽退房。我記得這住客,一位不喜歡跟人談話的人。她女兒告訴我媽媽得了末期癌病,現在要住進療養院的善終病房。我告訴她我是角聲癌友關懷義工。「我可以探望你媽媽嗎?媽媽不開心,不想別人干擾。

在休假那天,我冒著被拒絕之可能去療養院。她見到我在房門口,眼神好像說:怎麼你會來這裡?她揮手叫我進去。我們談談她的近況。我問可否為她祈禱,她點頭。「我可否時時來探你?說可以。

我每天利用午膳時間去探她,一同唱歌。她允許我讀聖經裡安慰的話,也讓我介紹她認識世上惟一的真神,耶穌基督。她表示願意跟隨耶穌。但她的心事仍放不下,她的自我令她放不下很多的事情。

我繼續午膳時去探她。日子久了她感覺到主耶穌的愛。她願意接受洗禮,在他人面前表白自己是基督徒。角聲的主任梁郁思牧師為她洗禮。她女兒和小孫女也在場觀禮

我如常的每天她。一個月後,她身體已非常虛弱,有點不耐煩神還未接她回天家。我出外旅行前再去她。這天我心情有點難過,不知回來時她是否還在。於是我用一張顏色紙寫了一首詩歌「相約在主裡」,摺成心形送到她手。我唱給她聽終有一天我們會相聚。認真地對她說:「其實我們每個人都去著赴耶穌之。但我不知耶穌和天使何時來接你去。你通常飲宴是不是裝扮一下,開開心心的去?我看你對穌的邀請仍有些眉頭皺,不大開心似的。」我幫她輕輕掃掃眉額,讓她鬆一鬆。你真的信耶穌救了你,將會接你去天堂嗎?那你去約面要帶點歡容啦。」她微笑。我為她祈禱求主耶穌幫她在等候時心中有平安。當我祈禱完,她用力的講阿們,表示她同意我為她的禱告。我們開心的拍了張照。當夜主穌接了她到祂的宴會。

我的領受

我在這幾年關懷過程中有機會遇到一些在人生末期中還加上重病、身體被痛折磨的人。有位病人甚至沒有親屬在旁,極其孤單。我見到如果有認識主耶穌的基督徒願意接觸他們,對他們關懷,並且讓他們知道就是所有人都放棄他們,我的神、主耶穌,仍然愛他,他們心中的孤寂會除去,覺得人間仍然有情。有不少人在人生尾站心中不平安,因為不知道是否人死如燈滅,還是有別的。當他們知道可以信靠耶穌進入神的大家庭,在那裡會享受永遠的生命,再沒有痛苦,再沒有恐懼,再不孤單,我見到他們的改變。我見到他們心中有平安地走完今生的路程。我的心也得著安慰。我並榮幸能夠送別說「將來天家再見」。

陪伴了幾個病人(有臨終的,亦有醫好的),我看到我所信的神並不是抽的。祂能夠將一個在水深火熱中的病人,從絕望中帶進希望裡。我的神可以改變人的內心,是醫生和一切的治療不能解決的。

關懷過程中我自己得到很大的幫助。病人的回轉信靠耶穌增強了我的信心,令我確認到自己也能依靠耶穌走完餘下的光陰。我已進入暮年,我知道靠著我的神,我也能夠在光明中去面對。

何麗芳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