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來的恩典和照顧

王忠明, 黃淑貞一對夫婦是癌症的倖存者,在四年前經過訓練後參加角聲癌友關懷的團隊。在這四年中雖然忠明的癌症復發,但他們夫婦仍然沒有停止對癌友的關懷,實在看到在他們身上, 神是又真又活的。下面是他們親筆的動人見證。

角聲癌友關懷聯絡人,林爾羊

忠明:

我在台灣的台南市出生長大,父親是公務員,薪水不夠全家十口的吃用,媽媽常常在月初拿到爸爸的薪水後就先還債,剩下的錢只夠維持半個月,然後又要開始賒帳,如此週而復始,非常辛苦。外婆家在雲林鄉下,有農地,有碾米廠,每到寒暑假,媽媽就帶我們幾個兄妹到鄉下去玩,回家時大家就又背又扛的,帶很多的食物回家,可以緩解一下家中的窘境。小學畢業那年我外婆去世,媽媽帶我們回去奔喪,在送葬的隊伍中,母親發現十多個陌生老人,舉着竹竿上掛白布,寫著對死者追思的話。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他們都是前後左右隣村的乞丐,只要他們找上門乞討,外婆除了給他們食物,還會給他們一包米,告訴他們下雨天不用出來乞討,有米可以煮來吃。外婆行善不欲人知,現在一時之間卻成為左隣右舍的美談。這件事给我很深刻的印象,因此勤儉助人,樂善好施,是我人生最重要的價值觀。

我在大學畢業後,當完兵就在高雄煉油廠上班,娶妻生子,生活幸福美滿。在我31歲那年,我無緣無故的連續摔跤,右腳膝蓋無力,發熱腫痛,雖然太太第三胎產期在即,我卻無法照顧她,爸爸建議我及時到台大醫院看骨科醫生。醫生看了X光照片,發現在我的右邊膝關節上有一個腫瘤,也算是一種惡性腫瘤,已有雞蛋般大了,因為它的作祟使膝關節一邊的肌肉失去了作用,就是造成我摔跤的原因。醫生給我兩個選擇:一是大清除,把腫瘤周邊的軟骨韌帶等都挖乾淨,如此一來,手術恢復後膝關節就不能彎曲,第二是小規模清除,手術後關節還能夠彎曲,但是有復發的機率,一旦復發,就要把整個腳鋸掉,以求保命。考慮之後,我決定保留膝關節能彎曲,讓我有比較好的生活品質。

醫生馬上安排我住院,準備第三天開刀。第二天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走進我的病房,介紹自己是醫科大學三年級學生,他和我一樣是膝關節長瘤,三週前醫生鋸掉他的腳,因為腫瘤細胞已經擴散到大腿。出於好奇心,我問他為什麼有興致來看我,他回答說他是基督徒,心裏有感動要安慰和鼓勵我,因為他知道我此刻心中的不安和恐懼。他又告訴我他喜歡打網球,從高中開始都是學校的代表隊,雖然鋸掉一隻腳,從此不能再打網球,但是却不會影響他將來行醫濟世。這位20歲的青年朋友真的是神差來的天使,在我開刀前以及復完的過程中, 給了我極大的安慰和鼓勵。

感謝主!手術順利,雖然不是大清除,但還是挖了我髂骨的軟骨補到膝關節上,並從大腿到腳踝裹上厚厚的石膏,一個多月後復診才拿掉。蒙神保守,儘管走路有點跛,也不能做劇烈運動,但生活上沒有受到影響。


我們在1982年全家移民來美國,得到三哥三嫂很多的幫助。不久我找到一家煉油廠的工作,生活穩定。三個孩子也順利完成學業,並先後有好的對象,組成美滿的家庭。孫兒女們一個個來報到,而且他們都是熱心愛主的基督化家庭。神的恩典滿滿的祝福我們一家人,我非常的滿足,非常的感恩。



2011


淑貞:

我在2011年三月和先生一起回台灣,準備參加乾妹娶媳婦的喜宴,弟弟和朋友也為我們安排了一些旅遊,所以非常開心。買好機票之後,弟弟就先幫我預約台南成大醫院的一些健康檢,所以三月十日回到台南的當天下午就到醫院,先看家醫科,然後就到婦產科做子宮頸抹片檢查。醫生做完抹片後,壓壓我的下腹部,她一壓,我覺得右下腹有點痛,她大概是摸到了硬塊,說要到裡面做超音波。醫生一面看著螢幕上的影像,一面臉色凝重的說:「妳腹部裡有一個腫瘤,至少有十公分,看起來不太好,需要趕快開刀。」


很奇怪,我聽了沒有特別的反應,既不驚訝,也沒有不安,這倒使她有點替我緊張起來,除了要我馬上去做更詳細的超音波攝影之外,還幫我掛號看第二天的婦產科腫瘤科醫生,並一再叮嚀:「妳明天一定要來,妳先生一定要一起來。」


我能夠如此鎮定,和我的信仰有關我是第三代的基督徒,從小就和爸爸媽媽一起去教會,札下根深蒂固的信仰,知道凡事有神的旨意,我們只要信靠順服,一切交託給神,心裏就有平安。


十一日去看腫瘤科醫生,她又再做一次超音波,告訴我:「這是個卵巢瘤,大約有十三公分,有實體部份,也有液體,看起來這瘤有血管在供應養份,所以長得快,無論如何,我建議妳趕快開刀拿掉。」好吧,既來之則安之,喜宴和旅遊都放到一邊了。

 

我告訴醫生,我希望越快開刀越好,速戰速決。醫生馬上安排第二天住院,以便做各樣手術前的檢,十四日上午開刀。醫生進一步解釋她要如何為我動手術:先在我的肚皮上開一刀,把瘤拿出來,馬上做冷凍切片檢驗,三十分鐘可知道結果如果是良性,就幫我把肚皮縫起來,如果是惡性,為了安全起見,就要把卵巢、子宮、輸卵管、淋巴等週邊組織都拿掉,以絕後患。我心裏暗自禱告,求主保守我的腫瘤是良性的,免得肚子被掏空。


一切的決定是這麼快,好像沒什麼時間讓我去思想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有一件事是我可以確定的,就是上帝必與我同在,所以我沒有問「為什麼」,只有感謝主,因為在我混然不知的情況下,能夠及時發現這個腫瘤,而且馬上就安排好住院和開刀等各項事宜,若不是上帝的手在暗中指引,怎能如此順利?我心中只有感恩。


進開刀房之前,我把自己交託給主,衪是我的力量、我的拯救、我的幫助,祂必與我同在,我心中有平安。

 

手術經過四個多小時,我迷迷糊糊的被推回病房,沒人告訴我是良性還是惡性,我也不想問,直到醫生來查病房時,才告訴我是卵巢癌,而割下來的組織要等化驗後,才能知道是否有感染。當時我心中難免有一點失落感,上帝沒有應允我的禱告給我良性瘤。但是我不喪志,上帝有祂的主權,不管情況如何,衪掌管一切,我只有專心信靠祂。


開完刀第二天早上,我還是昏昏沉沉的,但是有一首詩歌的旋律一直在我腦海中盤旋,等我較清醒時,我慢慢記得這是我年輕時在教會常唱的聖詩,已經多年沒聽沒唱了,因為現在的教會比較常唱短歌。等弟弟和弟媳來看我時,我把這旋律唱給他們聽,他們馬上說,這首歌是上帝在照顧你,然後我居然能把第一節的歌詞完全無誤的背唱出來。那歌詞的台語是這樣的:境遇好壞是主所定,上帝在照顧你,在主翅下穩當免驚,上帝在照顧你。上帝在照顧你,每日照顧,每日引路,上帝在照顧你,上帝在照顧你。


喔!是天使在我睡夢中把這首歌送給我,讓我知道,無論在什麼景況下,上帝一直在照顧我,不必驚慌,也不用害怕。我實在好感動、好感恩!


我開完刀過了兩天,主治醫師就出國開會去了,一個禮拜後她回來查房,告訴我好消息:「經過兩位醫生仔細檢驗結果,妳的癌細胞乖乖的包在那個瘤裡面,所有其他組織器官,包括淋巴,都沒有任何癌細胞,也就是說沒有擴散,所以不需要化療、放療等後續的治療,只要定期追蹤即可。」我和先生聽到這好消息,不禁歡呼:「感謝主!哈利路亞!」是主的保守,這麼大的瘤,癌細胞居然「乖乖的」被包起來,實在是上帝的憐憫與恩典。


弟弟的朋友說:「你姊姊一定做了很多好事,才能這麼幸運,遇到許多貴人。」我深覺慚愧,不是我做了什麼好事,全然是上帝的恩典。保羅在羅馬書十一章6說:「既是出於恩典,就不在乎行為,不然恩典就不是恩典了。」是的,我領受了上帝豐盛的恩典,是白白得來的,只有存著感恩的心領受。至於貴人嘛,我認為那是上帝所差派的天使,成為我隨時的幫助。


忠明:

2011年我和太太一起回台灣,意外發現太太得了卵巢癌,醫生馬上安排開刀。記得當時我在手術室外面等的時候,希望醫生很快出來告訴我是良性的,誰知時間一小時一小時過去,我心裡好著急。好不容易醫生開門出來,手裡捧著一個盤子,上面是一大堆血淋淋的東西,把我嚇壞了。醫生解釋說:「這些都是從肚子裡拿出來的,這個大瘤已知是惡性的,其他器官組織和淋巴要等化驗後才知道有沒有感染。」喔!主啊!求袮保守我的太太吧!

 

感謝主!一個禮拜後,醫生宣布癌細胞沒有擴散,我們都非常感恩。

淑貞:

住院期間,先生每日24小時陪伴,每天為我做腿部按摩,免得因鼠蹊部淋巴拿掉後,血液循環不良而成大象腿。弟弟、弟媳也天天來看我,給我精神上的鼓勵。知道我住院的親戚朋友也都特地來探訪,有的也為我禱告。我也打一通長途電話給我們教會牧師,請她代禱。親情友情是那麼珍貴,讓我銘感於心,永誌不忘。

三個孩子都知道我們回台灣是要參加婚禮和旅遊的,却在我回台第二天收到我的電郵,說我要住院開刀,然後又收到舅舅的電郵說我得的是卵巢癌,感到非常震驚。兒子因為才剛迎接老二的出生,比較沒時間操心,但還是每天為我禱告。兩個女兒則是又擔心又著急,遠隔重洋,不知道還能不能見到媽媽,還好她們都有很好的信仰,常流著涙為我禱告,也請她們的朋友和教會的小組代禱,當知道我的癌細胞沒有擴散,也就一起為我感謝主。


2013

忠明:

2011年太太沒事了,兩年後我却被確診得了肝癌。我並沒有感到吃驚,因為年青時就是B肝帶原者,也有肝硬化的現象,所以肝癌好像是意料中的事。醫生給我三個選擇:開刀、電療或化療,我選擇後者。當年九月做完化療,十一月照斷層掃描看治療效果如何,十二月腫瘤科醫生召見,宣告化療無效,因為螢幕上發現兩個大腫瘤,都超過三公分,已經不適合再做開刀或電療的治療了。醫生面無表情的說:「這種情況下,你恐怕只有幾個月到半年的生命。我建議你可以居家療養,醫院會提供所需的設備和服務。」這不是在宣判死刑嗎?! 我即將和所愛的家人、親朋好友們告別嗎?! 上帝要我回到祂那裡嗎?!

回家後,我思緒紛亂,我開始埋怨上帝。退休後我大部分時間做教會事工,愛主愛人,上帝不紀念嗎?我也開始暴躁易怒,好像大家都得罪我了。除了家人以外,我不准太太告訴任何人,聽到她和別人講到我的名字,就火冒三丈,太太説我像刺蝟一樣,誰都不能踫,非常不可理喻。太太偷偷的告訴教會牧師和一些朋友,請大家為我代禱,兒子女兒也請他們教會的朋友代禱。感謝神垂聽禱告,主治醫師願意再為我做一次化療,結果腫瘤縮小了,然後又做一次電療把腫瘤燒死,之後兩年多的追蹤都正常。

淑貞:

我癌病兩年後,先生被診斷罹患肝癌。他選擇做化療治療,一個多月後再做斷層掃描,發現原來兩公分的腫瘤不但沒有縮小,反而又大了一公分,而且旁邊另外也有一個更大一點的腫瘤。腫瘤科醫生約我們見面時,開門見山就說:「化療對你沒有效,你大概還有六個月的生命,我建議你在家療養,病床等一些設備由醫院提供⋯⋯」怎麼會這樣?! 發現他有肝癌時我們還沒有這麼震驚,現在像是在宣判死刑一樣,實在難以接受!


先生變得更易怒,我也有時會缺乏耐心,家裡好像籠罩著一層陰影。雖然如此,我沒有失去信心,更迫切的禱告神,聖經裡的話再次提醒我們:「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箴言十七:22)我們不能被負面的情緒把我們打敗了。感謝神!主治醫師說他願意再試一次化療,結果兩個腫瘤都縮小了,之後又做一次電療,把腫瘤燒死了。


2017

忠明:

幾個月前醫生又發現一個新腫瘤。已做過化療,回診時醫生告訴我這次化療沒有效,他建議做電療,但需要有肝臟外科配合,手術比較複雜。目前還沒決定什麼時候進行治療,但我已能完全面對事實,而且知道我所信的是又真又活的神,祂有主權存留我的生命,也有主權召我回天家,我只有順服。原本我自認為上帝不會虧待像我這樣熱心服事神的人,現在我明白一切都是神所賜的,我所做的,實在不能報答祂的恩典於萬一,怎能邀功呢?我的生命在祂手中祂是掌權一切的神。

淑貞:

忠明的肝癌兩年多來追蹤檢查都正常,直到最近又發現一個新腫瘤,又再接受一次化療。我們不知道神的旨意如何,但是先生是更樂觀,信上帝的心是更堅定了,因為我們已經從上帝那裡領受了數不盡的恩典,我們沒有理由懷疑上帝的愛,也不能埋怨為什麼會有這些病痛。聖經約伯記裡,約伯在遭遇極大患難之後說:「我赤身出於母胎,也必赤身歸回。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約伯記一:21)之後他從腳掌到頭頂長毒瘡,非常痛苦的時候,仍能說出:「我們從上帝手裡得福,不也受禍嗎?」(約伯記二:10)這是我們從約伯所學到的對上帝的信心最好的榜樣,把一切都交託在上帝手中。


我在病得醫治後,懷著感恩的心,想要成為神手中有用的器皿,看到號角月報上有癌友關懷的義工訓練,我毅然報名參加,先生雖然還在治療肝癌,他也樂意和我一起加入這個癌友關懷的行列。四年來,我們在這裏學到很多,也得到很多,這是一個傳遞耶穌的愛的團隊,我們不僅去關懷别人,也獲得許多的關懷。我們願意將從神領受的祝福,也能成為人的祝福。願餘生為主所用,能榮神益人,將榮耀歸給坐寶座的至高神。

忠明:

我常跟朋友說,我這一生所做最正確的事,就是娶對了太太,並非她有多好,而是我因為她而成為基督徒。就像詩歌所寫的:這一生最美的祝福,就是能認識主耶穌,信靠主耶穌。我已經在這個最美的福氣裡面,很想把這福氣也分享給别人。所以太太邀我一起加入癌友關懷義工的行列時,我欣然同意。這是一個很有意義的服事,訓練過程中,發現以往關懷别人時,常常很直覺的說錯了話,本意是好的,却讓聽的人很不好受。我們夫妻都是癌症患者,也曾有類似的經驗,現在當義工,對癌友會比較有一些同理心。

 

我不知道我還有多久的生命,除了當關懷義工外,我也藉著全家聚在一起的時候,鼓勵我的兒女子孫讀聖經,和他們分享我的讀經心得,希望我的信仰能世世代代傳承下去。願我能為基督而活,榮神益人。


王忠明  黃淑貞

2018年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