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妝的祝福

我的人生在二年前,因為癌症而永遠改變,

令人驚訝的是∶我的生活卻因癌症而從新開始。

突患癌病  晴天霹靂

當我被診斷後,我親身經歷了癌症患者心靈受創的五個悲傷療程。首先我否認事實的真相,不願承認我的病。自問:為甚麼會是我?上帝知道我一向過著健康潔淨的生活,並且小心飲食,這怎麼可能發生在我身上呢?更何況我還有一個年幼的孩子需要我照顧。我感到孤單無助,覺得無人能夠理解我的感受,還必須一人來面臨處理這種可怕的疾病! 我為我不確定的未來而發怒且毫無信心,不想再費心去規劃生活。我自問:如果我離開了,我的親人怎麼辦?上帝為甚麼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祂生我的氣嗎?我是不是一個不夠好的基督徒?我周圍的世界怎麼能夠一直維續不斷,好像甚麼事都沒有發生過? 我開始責怪自己忱誤就醫。我的人生充滿憂鬱,連我平時享受的嗜好也失去了興趣。我對我身邊人之所作所為變得十分敏感。懷疑擔心我吃的每一樣食物及喝的水,深怕癌病復發。對每一個身體上不名的疼痛更是慌張恐懼。不論是白天或黑夜, 死亡的恐懼活活地吞噬了我,搶走了我生活的樂趣。癌症將我用一層堅不可摧的牆包圍起來,把我與世隔絕。活在這種監獄裡真是悲慘和絕望!我承受不了! 就在這個走投無路的時刻,我開始迫切的向主耶穌祈禱,請求主賜我心靈平安。

母親病倒  化為祝福

在我被診斷六個月之後,我的母親突發癲癇,並進入昏迷。核磁共振機(MRI)的掃描顯示她腦部有一個如高爾夫球大小的瘤,已阻礙到她腦部的功能。母親三天後醒來,已失去了一部分言語溝通的能力。醫生的診斷非常可怕--如果沒有醫療干預,醫生預測她只有八個月的生命!我的整個家庭的注意力立即轉移到以延長母親生命為重點。 就在這時,我才意識到我與癌症共渡的旅程,和所獲得的經驗,能幫助母親去戰鬥腦癌。我拋下我的自憐自憫,馬上動員我的基督徒弟兄姐妹為母親祈禱。他們的禱告支持了母親的頭顱開刀手術、兩個腦水液分流手術、6週的放射治療、持續不斷的化療,和許多大大小小的癲癇和無助的跌倒。我親眼看著媽媽一關關勇敢地打過這些考驗,但卻逐漸地失去了她語言溝通和行動的能力。在她14個月的治療中,我目睹上帝在我母親身上無盡的憐憫和溫柔的愛。我和母親一起祈求的每一個禱告,總能讓她找到在神中所有的平安。我試著安慰母親,提醒 她聖經的真理:就是慈愛和信實的天父已在天堂成立了我們永恆的家。我溫柔地敦促母親不要害怕,因為她的未來已在神完美的手中。在她最後的日子裡,母親已無法回應我們。不過有兩次當我在她耳旁播放她最喜歡的讚美詩歌時,她居然設法移動她的身體來認同她的喜樂。母親在一個週四的清晨回歸主的懷抱。

主的恩典  重返戰場

我覺得上帝已經幫助我完成了面對癌症的挑戰。不久前,我還需要關護和安慰,來治療我身體上和精神上的創傷。然而,上帝安排我與母親渡過這難忘之旅,幫助我從自憐中走出來,成為母親的安慰,和她最親密的戰友。母親的病倒和離去,使我的人生更剛強成熟,令我能無畏地面對面前的挑戰。我們在基督裏注定要成為贏家,因為基督已為我們最終的爭戰取得了勝利 (約翰福音16:33)

為了幫助其他癌友,作者趙潘文漪女士成立了 「希望人生」互助小組,讓癌友們彼此代禱,互相關懷,分享健康生活的經驗,共同面對抗癌的挑戰。歡迎您與她聯絡,Email: charlotty.pan @ gmail.com